帕琪新锐观点网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 >

“国家名片”遭遇挑战 看德国芬兰是如何应对的_4

发表于:2019-04-03 20:08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国家创新系统作为芬兰创新政策,强调创新不只是企业家的职能,更是由国家创新系统推动的。其技术创新布局重点扶持新兴产业的中小微企业,近年来每年6亿欧元预算中,60%给予企业,其中67%为中小微企业

  ■在芬兰和德国,有一大批具有政府背景、市场化运作的非营利科技服务机构。政府资助与客户收费相结合,服务专业化,是其共同特点

  冬日的芬兰首都赫尔辛基,雪积得很厚。从赫尔辛基到邻城埃斯波的高速公路上,记者看到了一片建筑群。夜晚,建筑内的灯光透过玻璃幕墙,宛若停泊在波罗的海港口的豪华游轮。这就是原诺基亚总部大楼。现在,楼顶的标识已换成Microsoft(微软)。

  在慕尼黑采访西门子中央研究院时,正值西门子宣布调整组织架构,全球范围内削减7800个岗位。应对业绩下滑,西门子提出2020公司愿景,将电气化、自动化和数字化作为未来发展的重点方向。

  两家知名大公司的境遇和作为,揭示了这个时代创新的举足轻重的地位。面对创新挑战,德国、芬兰的政府部门、企业和科技服务机构在如何作为?

  培育未来的诺基亚:2/3预算支持中小微企业

  诺基亚、愤怒的小鸟、开放式操作系统Linux,三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它们都是芬兰的创新成果。在欧盟区域创新排行榜上,芬兰连续5年位于创新领导者行列。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4年度全球竞争力排名中,该国居第3位,将美国、德国、日本甩在身后。

  就像其国民一样,讷于言而敏于行,不事声张的芬兰早已走在世界创新版图的前沿。

  然而,上世纪90年代以前,这片土地还以林业和畜牧业为主导产业。1990年,一份里程碑式的报告诞生了。这份报告由芬兰科技政策理事会发布,将国家创新系统作为该国创新政策,强调创新不只是企业家的职能,更是由国家创新系统推动的。

  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TEKEs)是构建国家创新系统的主要政府部门,隶属于就业与经济部。TEKEs主管尤西基维科斯基介绍,芬兰2/3的知名创新有他们参与。近年来该机构每年6亿欧元预算中,60%给予企业,其中67%为中小微企业。

  2009年,芬兰游戏公司Rovio的设计师雅科利萨洛画了一个创意一只颜色鲜艳的小鸟挺立在岩石高处。此前,利萨洛向公司提出过不少游戏创意,都被否定。这一次,公司上上下下对这个卡通形象爱不释手。当时,Rovio状况并不乐观,经营不稳定,2009年初,只剩下十几名员工。艰难时刻,技术创新局托住公司,几年间向它提供总共40万欧元的支持。内外力共同推动,这款游戏火了,全球下载量超过20亿次,它就是愤怒的小鸟。

  2012年,技术创新局设立了扶持项目游戏加油站,为游戏企业提供资金、市场调研、商业发展等服务,至今,已向游戏加油站注入约7000万欧元。时至今日,Rovio依托愤怒的小鸟建立起一个游戏娱乐王国,而它仍是游戏加油站数个子项目的参与者。

  基维科斯基表示,在移动互联网等新兴产业飞速发展的今天,政府侧重扶持这些产业的中小微企业,是明智之举。

  为了培育未来的诺基亚,技术创新局已设置多个针对企业成长不同阶段的扶持计划,如面向创业团队创意提出与概念设计的TEPO计划,与社会资本结合、加速企业成长的VIGO计划。与我国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扶持计划相比,它们的定位更精准、配套服务更到位。

  瞄准未来,巨头们的共同选择

  当一大批中小企业快速成长时,芬兰曾经的国家名片诺基亚却衰落了。衰落的原因是什么?长期与之合作的芬兰国家技术研究中心(VTT)执行副院长尤科索卡斯有些回避。他说:诺基亚只是出售了手机业务,网络业务和地图业务都还在,我们中心正在与诺基亚合作开发5G网络的解决方案。

  智能手机时代到来后,由于创新没有满足消费者潜在需求、押宝微软手机操作系统失败等原因,诺基亚在手机市场上败退。如今,他们瞄准了网络业务。除了VTT,诺基亚还在与日本移动运营商合作,联合研发使用高频段频谱的5G网络技术,计划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展示。

  瞄准未来技术发展方向,调整企业战略,也是西门子当下的选择。去年5月,西门子发布2020公司愿景,提出将专注于电气化、自动化和数字化三大增长领域。为此,公司会在资源配置上向这些领域倾斜,并实现更加扁平的组织架构,增强客户导向。今年2月,西门子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削减7800个岗位,节省下来的10亿欧元将用于增强创新、提高生产力和促进增长。

  在西门子中央研究院,公司国际合作部主管约先科尔策博士向记者介绍了2020愿景中的数字化战略:全面发掘包括制造业在内的数字化发展潜力,利用软件解决方案、模拟仿真、大数据分析等打造数字化工厂,提高产品开发的效率和品质。我们特别关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融合,要让机器变得更聪明。

  如今,西门子在德国安贝格和中国成都建成两家数字化工厂。安贝格电子设备制造工厂的每件产品都有代码,通过代码,生产系统可以获取下一步的工序信息,并告知生产设备,以达到控制生产的目的。数字化改造后,安贝格工厂产能提升了8倍;成都的西门子工业自动化产品生产研发基地,能将产品开发上市的周期缩短50%。

  价值共创:产业协同创新的新生态

  在芬兰和德国,有一大批具有政府背景、市场化运作的非营利科技服务机构。政府资助与客户收费相结合,服务专业化,是其共同特点。

  信息通讯科技创新战略中心(DIGILE),是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设立的6个创新集群之一,着力推动产学研协同创新。中心旨在打造具有根植性的产业创新生态系统,为企业提供高附加值服务,共创新价值,提升芬兰在全球创新网络中的影响力。DIGILE商业生态系统部门主任雅科塔尔维蒂博士告诉记者。

  据介绍,传统的协同创新通常由大企业主导,将各项任务分包给小企业和科研机构。在这个生态系统中,DIGILE成为了主导者。做法是:提出一种市场上还未出现或还不成熟的商业模式、产品概念,向社会发布后吸引企业和科研机构加入;随后,组织参与各方本着成果分享、风险共担原则洽谈,确定合作方案。在合作过程中,各方都可申请政府资助项目,也可接受风险投资。作为价值共创的主导者,DIGILE向加入商业生态系统的单位收取服务费。

  最近,一家芬兰初创公司开发了一款采用太阳能电池板的电子阅读器,有技术但没市场。DIGILE将它与一家传媒公司联合在一起,将报纸导入电子阅读器。作为试验,DIGILE向90个读者家庭分发设备,收到了不错的用户体验反馈。

  近年来在欧盟区域创新排行榜上排名前五的德国巴伐利亚州,有19个覆盖不同产业的集群公司,都属于非营利科技服务机构。巴伐利亚化学集群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山介绍,他们为会员企业提供一对一服务,解决其在技术、客户和市场方面的各种需求。在跨大西洋技术转让计划中,集群公司得知波音公司需要一种材料创新方案,便在会员中物色到两家企业,让他们合作研发,并成为波音的供应商。对小企业来说,集群提供的服务很有价值。通过跨大西洋技术转让计划,我们有机会向美国的大客户介绍公司产品。克尔霍夫颜料技术公司经理约尔根克尔霍夫说。

  谈到中国同行,高山说:中国许多工业园区、高新技术园区在服务企业方面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园区不能只为企业提供普惠性服务,而要服务各个企业的具体需求。

  对此,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常静副研究员建议,上海政府可加快培育这类市场化服务机构,让一批复合型人才专职为科技型企业牵线搭桥;引导、鼓励产业技术联盟等组织将服务功能剥离出来,形成一批新的服务机构,形成促进产业创新的生态。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baidutbw.com/qiche/92.html

栏目:汽车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